【注】这次写这对cp是这个时候,下次八成就是猴年马月。不会爬墙,但会在墙之间反复横跳。

【韩叶】据说两位社长不合——端午

小学生文笔,ooc,时间线在演奏会之后,还没来得及细改

前文(按顺序排列):最初的段子   圣诞  元旦  演奏会【上】 【下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,来吃粽子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今年的端午小长假依旧从第一天开始就下雨,叶修撑着伞,站在学校附近的水果摊旁,看着摊主给塑料袋里捡着荔枝。

       音乐的训练向来风雨无阻,不像体育生的训练一般受天气限制。除非琴房炸了,不然叶修这类音乐生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假期的。而叶修现在,也不过是偷个闲,出来买荔枝解馋顺带垫胃。

       付了钱,叶修拎着一袋新鲜的荔枝,撑着伞,走在回学校的路上。正巧这时手机响了,叶修将荔枝袋挂在伞柄上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是韩文清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喂,老韩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,来吃粽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嗯?韩文清开头这一句话直接将叶修问懵了:“这几天端午,你和你家人吃粽子吧,哥就不去凑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边的韩文清轻咳了几声,扭头看向自己的母亲,韩妈妈冲他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我妈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啥?”这下叶修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把你的事情提了提,我妈就让我叫你过来一起吃粽子。你到得早的话,还能包几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沉默了,他偏头看着学校的教学楼:“……好啊,地址发给我,我这会就打车过去,希望她老人家不会嫌我烦。”叶修笑了笑,伸手拦下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   在车上叶修又拨通了音乐老师的电话,表示今天的训练自己不参加了,顺带给苏沐秋说一声别等着他的荔枝了。

       老师想着以叶修的技术放他一天也不会怎么样,便同意了。


       见儿子挂了电话,韩妈妈立刻凑到儿子跟前热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啊怎么样啊?小叶答应了吗?”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“答应了,他这就打车过来。”韩文清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我包慢点,等小叶来了再一起包。”韩妈妈围上围裙,哼着小曲走进厨房。明明自己回家母亲都没这么开心,韩文清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后,韩文清接到了叶修的电话:“老韩,我快到了,你把详细地址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在正门下车,我去接你。”想着自家小区有点大,叶修第一次来应该会迷路,韩文清便提议去接他。听叶修应了声好,韩文清便挂了电话去玄关处换鞋,对着还在厨房哼小曲的母亲喊道:“妈!我出去接下叶修!”

       “速去速回啊!”韩妈妈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到正门时,叶修已经在门口等了一小会。见叶修手上提着荔枝,皱眉道:“你怎么还提了水果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“本来准备和沐秋解馋的,接到你电话就直接拎过来了。”叶修耸了耸肩,收起自己的伞钻到韩文清的伞下,坦然的说道:“拎着荔枝打伞怪累的,我把伞收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幸好这把伞够大,足以让他们俩个身高都不低的人不淋雨了。韩文清却还是担心,张了张口想让叶修把他的伞撑开,看着叶修掏出手机回苏沐秋的消息,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只是默默靠近叶修,将伞往叶修那边斜了斜。

       打开家门,早已等候多时的韩母见到叶修眼前一亮,立刻迎上来,热情的接过叶修手上的荔枝,扭头对着韩文清说道:“清清真是的,见人家小叶提着荔枝也不知道帮忙提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被韩母的热情有点吓到,却又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格外的亲切,他瞥了眼靠在门边的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韩文清,笑道:“没事的阿姨,韩文清他帮我打着伞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他应该的。”韩母也笑了,她伸手摸摸叶修的头,小声的感叹了两句什么,叶修没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也别在门口站着了,快些换鞋进来吧。清清等会来厨房帮忙。”韩母示意韩文清从鞋柜里拿双拖鞋给叶修,自己一溜烟的钻回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文清这下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记着母亲的话,韩文清给叶修留下一句这里你就当自己家随意就好后转身进了厨房,却不想叶修在客厅转悠了会儿也到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脚步很轻,没有惊动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的韩家母子。他悄悄的打量着韩母,韩文清的粗眉一看就是遗传韩母的,只不过一个总是笑着,一个总是绷着脸,导致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他又扭头看着韩文清,见韩文清围着围裙,认真的将糯米塞到芦苇叶卷成的空心三锥体里,又往里面塞了几个蜜枣,塞得严严实实的才用绳子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无声的笑了,韩文清还真是个实在人。

       韩母注意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叶修,招手让叶修过来,把自己手里的半成品粽子放到叶修手里,自己轻手轻脚走出厨房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下叶修犯了难。

       他只在小时候看过母亲包粽子,自己完全没有动手实践过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看着身旁专注的塞糯米的韩文清,叹了口气道:“老韩,粽子怎么包啊……?”他这一出声,吓了旁边的韩文清一跳。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的韩母变成了叶修。韩文清说了声等会,用绳子扎好自己的粽子放在案板上,过去握住叶修的手,手把手的开始教人包粽子。

       温热的掌心贴上叶修微凉的手,韩文清低着头认真的和叶修说着步骤。叶修不自然的偏了偏头离韩文清远点,他敢肯定自己的耳朵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却没注意到韩文清因为他的动作,有些失落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“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学校内,韩文清经常听老师说,叶修的学习能力很强,年级组几乎没有老师不这么说。时至今日,韩文清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叶修的学习能力强。

       刚开始的两个还是有些生疏,包的不怎么漂亮。两个过后,叶修熟练起来,手指飞快的动作着,包出的粽子形状非常漂亮,不出一丝差错。甚至还举一反三的包了好几个别的造型的粽子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静静的看着叶修,叶修的手本就生的漂亮,练钢琴使那双手更加修长,此刻在深色的粽叶上动作衬得分外白净。韩文清从没见谁包粽子包的这么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目光渐渐向上,叶修脸上的专注是与演奏会那日相同,却又不同的。那时脸上带着的是严肃,这时是有趣,眸子亮亮的,有几分少年味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感觉,自己心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比如说,对叶修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叶修注意到韩文清的目光,停下手中的活扭头看着韩文清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顿时觉得脸有点发烧:“没什么,包粽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见韩文清脸上不正常的红色,叶修笑笑,也不打算逗他,毕竟不是只有两人在的琴房,还是得收敛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爸呢?”两个人沉默了一会,叶修突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出差去了,明儿回来。”韩文清回答完,两人之间便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!包的多了!”韩母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就看见满案板的粽子,两个人还在不停的包着,顿时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老韩吃得多。”韩母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生气,倒有几分他们平常在学校开玩笑时的调子,这让叶修的脑袋一时没转过来,像往常在苏沐秋面前一样笑道,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人家老妈面前。结果韩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认同了叶修的说法:“也是,清清和他爸吃的都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有些无语,他觉得现在自己母亲陷入了名为“叶修说什么都对”的怪圈里。

       韩母扫了一眼粽子们,把两个人赶出厨房,下锅煮粽子。毕竟这个环节很轻松,那俩孩子在厨房也是占地方。

      不过一会,粽子便出了锅。

       韩母喜滋滋的捡了几个形状一看就是叶修包的粽子,拆开丢到韩文清碗里。她一边拆一边说道:“路远,小叶今晚就别回学校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有些犹豫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转了转眼珠,看着自己母亲十分希望叶修留下的眼神,出声道:“天黑了,留一晚上吧。”韩文清压下自己心里升起的莫名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扭头扫了眼韩文清,韩文清摆出一副“我毫不在意”的模样用筷子戳起碗里的一个粽子。叶修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对着韩母道:“那就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韩母立刻放下手里还在拆的粽子,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:“那我给清清的房间添床被子去!”

      “我睡韩文清……”叶修故意顿了顿,看着韩文清脸上又出现的不自然的红色,才慢悠悠的接着道:“的房间?”

      “没事清清的床大。”韩母摆了摆手。丝毫不过问当事人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看着碗里明显超出自己饭量的粽子,悄悄的趁叶修跟着韩母认房间的空档抄起粽子放到了叶修碗里。

       是夜,洗漱完毕的叶修站在韩文清门前,觉得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韩母对他是不是太热情了?

       他推门进去,韩文清已经侧着身子躺在床的一边了。叶修在另一边坐下,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皱着眉问道:“你跟你妈到底怎么说我的啊,你别不是说我是个孤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我说你和家里闹了矛盾住在学校而已。”韩文清也感觉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不会是伯母她脑补出了什么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韩文清认真的思索了下,觉得非常有可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

离开厨房去打电话的韩母

“喂喂,华子啊,我见到小叶了,真是越长大越是惹人心疼啊!”

“那是!你也不看看是谁孩子!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,要是叶修在场,他一定能认出来这声音不是别人,就是他母亲。

“当初还说什么不是女孩这指腹为婚作废,我看小叶和清清很配啊!”

“作废什么的是他爸说的,我可没说啊!”

两人人齐齐沉默了会。

韩母首先笑起来,带着些鸡贼:“作数?”

“作数!”电话那头的叶母应道。







评论(1)
热度(51)

© 复前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